羽霖森

转载各位太太的文只是因为喜欢,怕找不到了所以收藏,大家若看到喜爱的,请去关注原作者太太吧,目前我自己写的文只想开许墨的坑,谢谢(´▽`)

【首都组】您也不扫听扫听爷是谁

谦和:


  • 叶修王杰希友情向。


  • 本本完售感谢!因为小伙伴们呼声比较高,过段时间大概会二刷一波~然后本来想放RGB那篇的,但是lof非说我有敏感词……




大屏幕上显示的是苏黎世时间20:59:00,还有一分钟,决定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冠军的决胜之战就要打响,双方团队赛的出场人员也会刷新出来。全场乃至全世界的荣耀粉丝们都屏气凝神,盼望着这段难捱的休息时间早些结束。


决赛打到第三天,意味着之前两队各赢了一场。


“现在我们最后来回顾一遍之前的激烈战况。在前天的比赛中,中国队大胆地使用了无治疗纯输出的全攻击型阵容,以超快的节奏迅速主宰了整场比赛,最终击败B国队,以大比分优势取得了第一场的胜利。”


“没错,但这样出其不意的战法是不可复制的。第二局中国队团战大换血,回归了中规中矩平衡职业的布局。而B国队不甘失败,这一局抱着背水一战的心态打得异常坚决,在长达十五分钟的激战后拿下了第二场。”


“所以接下来就是名副其实的决胜局了。”


“没错,B国的团战出场名单一直相当稳定,是以双魔道为核心的综合型结构,打法灵活多变,实力毋庸置疑。噢我们可以看到只剩下五秒钟的时间,双方参赛者名单就要公布了——”


第一个名字出现在电子屏幕上的瞬间,观众席上由国内玩家组成的酱豆腐块就炸成了一团烟花。


叶修。


君莫笑。


之前无论形势多么严峻,国家队领队都没有丝毫要上场的迹象,搞得国内的荣耀粉们天真地以为这家伙真的打算告别赛场退居幕后了。结果其实是在为最终的出其不意蓄力吗?对叶修知根知底的大家立刻回忆起了那些年被斗神支配的恐惧。


出战名单全部闪出的那一刻观众席又沸腾了:


喻文州,张新杰,王杰希,周泽楷。


再加上“阴魂不散”的叶BOSS,这份团战人员名单真可谓是一顿超级无敌豪华尊享套餐,不用掰着指头数都能发现场上这几位爷包揽了荣耀联盟整整十年的总冠军,全是和荣耀女神长相厮守的男人。


战斗开始。B国队的两个魔道学者飞速掠近,目标:索克萨尔。固然在世界赛场上喻文州已经不再是唯一的战术核心,但几天前被术士控住,又被弹药专家当成固定靶轰炸到死的某不愿透露姓名的K国拳法家表示,弄死这个可怕的控场非常必要。


两个法师骑着扫把像跳舞一样飞快在空中画起正弦函数,交叉避过一枪穿云不断倾泻的子弹向索克萨尔冲来。突然,一个身影横插在了他们的前进路线上,“嘭”地一下……撑开了伞。


王不留行猛然从伞后飞出,迅速缠住了对面的一个魔道,双方开始了眼花缭乱的正面对轰。另一个魔道发现队友被拦下也不慌张,而是果断地将角色拉高,打算继续贯彻先把术士打下场的战略。


万万没想到,那把颇具中国风的伞反向收起,“唰”地变成了一杆威风凛凛的长矛,“嘭”地上挑把他捅了个对穿。


与此同时,公共频道也跳出了本场比赛的第一句话。


君莫笑:Never heard about me, huh?


 


一周前。


从房间乘电梯下楼到酒店餐厅吃早饭的时候,叶修始终保持着一张没睡醒的颓废脸,青色的胡茬和一双熊猫眼相映成趣,像个僵尸一样站在咖啡机前。


趁着往杯子里加奶的间隙,王杰希忍不住问他:“我晚上睡觉打呼噜吗?”


叶修机械地转动眼珠,同时努力让没经过充足睡眠滋润的大脑跟着咔咔转动起来:“啊?”


王杰希说:“你脸色不太好。”


“哦,没有没有,你睡着了跟尸体一样安详。”叶修眼疾手快地戳住咖啡机上的按钮,防止了一场咖啡逆流成河的惨剧。


王杰希偏过头看了叶修一眼,没去纠正他不甚贴切的用词,也没有再开口问别的什么。两人一前一后端着餐盘,选择了一个靠近角落的桌子坐下。叶修撑住下巴叉起西兰花,王杰希低头专注地把芝士夹到两片面包中间。


“哥从小生活就苦。”叶修喝了口咖啡,露出苦兮兮的表情,“有一年过生日,我爸送了叶秋个笔记本电脑,送了我个笔记本。”


“……然后电脑是不是被你征用打游戏了?”


“唉当年过得十分不容易,都不敢在桌面上添加游戏快捷方式,文件夹全标成了我弟的学习资料。”叶修捧着杯子忆苦思甜,“现在也不容易。在通常情况下,擂台赛输了粉丝骂队长,团队赛输了粉丝骂治疗。现在得了,无论输了什么比赛粉丝都可以骂领队。”


王杰希撕开草莓酱的包装纸,若有所思地挖出一块果酱:“你是不是手痒了?”


“想什么呢,领队整天累死累活,操心程度堪比幼儿园老师,各国的参赛队员轮番研究下来累到脱发,等比赛打完我就可以和冯主席交流生发秘籍了……”


王杰希说:“所以你就是手痒了。”


叶修说:“嗯。”


 


比赛仍在继续,虽然这边两位DPS的突然爆发打断了B国队计划的第一步,但随着队友支援赶到,局势一度相当混乱。


混乱之中石不转吟唱出的大回复术还是准确地落在了王不留行的身上。经历过小半个赛程的磨合,张新杰早就度过了不断徘徊在是否放生魔术师的艰难抉择边缘的崩溃时期,对于走位卡点的时机把握得堪称驾轻就熟,连带着整体治疗水平都上了一个台阶。按照叶修的话来说,就是“治疗培养哪家强,荣耀联盟找老王”。


与之相对的,王杰希也终于摆脱了“一次性消费品”的命运,正式融入团队,王不留行真正变成了让其他国家队伍头疼不已的强大战力。


但谈起魔道学者,B国队双魔道打法的名声也不比魔术师小到哪里去。正副队长构成战队双核本是常见的事情,但出于均衡灵活的战术考量,团战在职业安排上通常以避免重复为原则,选择剑走偏锋的战队少之又少。如今却正是这样一支扫把走偏锋的队伍,一路闯进了总决赛。


国内职业联赛中也不是没有类似的情况:蓝雨的黄少天和卢瀚文,微草的王杰希和高英杰,都是活生生的双职业范例。但两队这种特殊的组合都有很大传承过渡的意味,并非战队长久以来的稳定安排。


除此之外,B国队的两位魔道学者一个是体术流,一个是道具流,各有所长相辅相成,互补配合自成体系。这点也与微草的双魔道不同。王不留行的技能树完全可以列入荣耀国服十大未解之谜,和他一脉相承的木恩同样无法被归入任何一种主流风格。所以国家队针对对手新打法的研究是从七月集训时才正式开始的。


世界各地的玩家们各有各的脑洞,千奇百怪汇聚一堂后的盛况实在让人大开眼界。一直到小组赛开赛的前几天,肖时钦晚上做梦梦到的都是喻文州又安排了两个G的录像给他研究。


体术流魔道拼的是操作和手速,如何挥好扫把也是一门学问;道具流魔道靠的是意识和节奏,如何熬过CD时间流畅衔接极其重要。


“不得不承认,他们的配合体系已经非常完善。”喻文州摊开笔记本,“所以我们要做的,是分而破之。”


叶修点头:“两个主力,我负责打那个丢垃圾的,老王负责打那个扫大街的。”


王杰希说:“代号太长,换一个。”


“所以又要开启我们每场比赛前最重要的环节了!”张佳乐兴奋,“给对手起外号!”


李轩扶额:“别再选黑猫警长之类的名字!比赛时在公屏发实在太尬……”


“总决赛了,都严肃点。”方锐敲桌面,“这个队内环节的初衷是不懂外语,所以重点在于简洁。你们看,这两个魔道的昵称都是一长串英文,但是一个开头字母是S,另一个开头字母是M……”


神游天外的孙翔猛然回神,大声脱口而出:“谁SM?”


 


王杰希和叶修,都是地地道道在皇城根下出生长大,吸着雾霾迈入青春期的B市人。只是前者刚一成年就优哉游哉待在本地离经叛道,后者还没成年就拎着行李跑到南边大杀四方。


叶修蝉联总冠军,王杰希加入训练营,看似一南一北井水不犯河水。直到三赛季的新秀挑战赛,才迎来了二人漫长的半生不熟关系的开端。


作为车轮战被轮的那一位,叶修自然谈不上兴致高昂,基本是按部就班地教对手做人。而在一众腊肉中,王杰希确实是难得让他印象深刻的新秀。


毕竟很少有人能半空走位迷幻到恰好被倒着串在却邪上。


一叶之秋:裁判,我举报!


一叶之秋:为什么他的帽子不掉下来?这是个BUG啊!


全场汗颜。这要是全按照重力作用模拟现实场景,怕是连王不留行的内裤颜色都要大白于天下了。


比赛结局没什么悬念,即使是最强新人,也难以逃脱被斗神按在地上摩擦的命运。一整天的活动结束后,王杰希拎着一大袋给队友的矿泉水从外面往休息室走,就看到有个人站在走廊尽头,靠在窗边吞云吐雾。


嘉世队服?


王杰希停下脚步,试探着扬声道:“叶秋?”


叶修回过头,视线穿过狭窄的走廊,望向不远处拎着沉重塑料袋但站得笔直的少年。


“哟。”叶修说,“是微草的小朋友啊。”


王杰希对“小朋友”这个称呼不置可否。


叶修摸出半包烟:“抽吗?”


“不了,谢谢。”


叶修似乎颇为遗憾地收起了皱巴巴的烟盒,他叼着烟屁股低低咳嗽了两声。王杰希眨眼,从袋子里拿起一瓶水丢了过去。塑料瓶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叶修眼疾手快地把它捞了过来。


“谢了,小朋友很大方嘛,这可是村里最好的矿泉水。”叶修把瓶子在手里颠了颠,“你是不是往里面加了东西想害朕?”


王杰希说:“以后有时间再PK一场。”


“才一瓶水就想约战?”


王杰希默默伸手又拿了一瓶递过去。


叶修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小孩看起来闷,实际上居然蛮有趣。自己的资历老到百分之八十的荣耀玩家毕生梦想就是和他说一句“叶神我是看着你的PK录像长大的”,然而面前的毛头小新人却并没有这种偶像情结,只是把他当成一个需要超越的强大对手。不但不怯场,还挺放松。


“又跑出来作妖?”吴雪峰推开门走出休息室,作势要抢叶修的烟头。年轻的嘉世队长赶紧摆手躲开:“没有没有。对了老吴,晚上组织全队一起出去吃夜宵成不,最近我总感觉特别饿。”


吴雪峰挑眉:“你可能要……”


王杰希说:“长个了。”


 


君莫笑那边的战局散人明显处于上风,一波快攻打得对面只余招架之力。然而王杰希这头就没那么乐观了。均衡兼顾的加点方式是个人风格的需要,但同时会不可避免地使角色不及偏重某一方面的选择更强力。如果硬碰硬地技能对轰,最后所受伤害值更多的一定是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刚被对手摔裂在地面上的熔岩烧瓶逼上天,闪电锁链就随着刺目的电光从天而降。大招华丽的特效看得观众们心惊肉跳,纵使王不留行最终擦着边闪开了锁链束缚,强烈的视觉冲击也让人忍不住为他捏一把汗。


对手对时机的把控极其准确,在王不留行即将从光影里脱身,却仍旧满屏圣光的时候,星星射线已经冲到身前。如此短的时间内,王杰希所能做的只剩下尽量调整被击飞的角度,不要让自己摔在对手之前铺好的岩浆里。


就在王不留行受身到一半的当口,对手猛然俯冲过来,举起扫把——


然后视野一暗,正对上一双萌系豆豆眼,圆乎乎的小胖脸占满了整个屏幕。


处于上帝视角的全场观众清晰地见证了全过程,齐刷刷地目瞪口呆:B国魔道学者飞速向下,而王不留行仿佛预料到对手的走位一样,受身之后毫不犹豫地扬手就是一个……修鲁鲁。


本来修鲁鲁的唯一作用就是打副本时嘲讽小怪拉仇恨,在PVP中的作用默认为零,职业选手基本没人愿意把技能点浪费在一个除了卖萌以外别无所长的布娃娃上。


王杰希在修鲁鲁上只点了两阶,实在不算多,但用于挡眼可是足够了。这一发前无古人的骚操作让对手实打实地懵逼了几秒,待到三次元精神僵直结束,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被圆舞棍甩到了地上。


原来在光效散去的过程中,君莫笑突然抛下自己的对手,抢入另外二人之间,转而攻击起刚遭受修鲁鲁糊脸攻击的外国友人。王不留行则行云流水般调转扫把,冲向才经历完散人快打洗礼的友人同伴。


众人注意到公屏突然刷出一排字母。


君莫笑:SMMSSMMSSMMS


……


什么意思?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看起来叶修像是在传递暗号,还是某种战术代码?因为看起来王杰希领会精神得非常到位,两个敲键盘敲出虚影的男人流畅地交叉走位,隔几秒就交换一次对手,牢牢掌控住节奏,彻底打乱了对手的配合。


王不留行:快结束了,你S?


君莫笑:SM都留给小周,我们转火


一枪穿云:……哦。


 


离开苏黎世的前一天晚上,叶修收到了来自兴欣众人的视频通话请求。接通的瞬间屋内炸裂出一声不甚整齐但情谊满满的“恭喜叶领队!!!”,叶修忍住了把电脑调成静音的冲动。


陈果眼泪汪汪地攥着纸巾:“呜呜呜世界冠军啊天哪……”


“老大真的太帅了!”包子在视频那头手舞足蹈,兴奋之情几乎破屏而出,“可是为什么只打了一场?看不过瘾!”


叶修笑了笑:“老了,要是连续这样打几局……”


王杰希说:“您就约摸离八宝山不远了。”


北京话一旦溜起来,就多少带点痞气,被王杰希这样一脸正气的人讲出口却也没有什么违和感。但乔一帆看着视频那头坐在床头柜旁边,一边用吹风机吹头发一边单手打音游的前前队长就感觉不太好。


“但比赛还是要打的。”叶修摊手,“这不,二环楼盘有着落了。”


王杰希于百忙之中抬头瞅他一眼,说:“想买房你还不如玩大富翁。”




-END-

评论

热度(3470)